您当前的位置 : 津滨网  >  娱体  >  娱乐

王洛勇:诸葛亮不是神 是民

稿源:滨海时报 编辑:李伟江 2018-01-12 10:26

  古装大剧《虎啸龙吟》登陆优酷独播后再次唤起了观众对“诸葛亮”这位经典角色的热议,在这部罕见地以司马懿为出发点的后三国题材电视剧中,著名演员王洛勇饰演的诸葛亮不仅演出了“出师一表真名世,千载谁堪伯仲间”的忠魂,更让这位被文学作品神化多年的历史人物接上了地气。事实上,一开始吴秀波邀请王洛勇出演丞相,他是拒绝的。对这个曾在荧屏上被李法曾、唐国强、陆毅等诸多演员诠释过的形象,想要演出自己的特色是相当有难度的,但制片人吴秀波的多次诚邀打动了王洛勇,吴秀波说:“《焦裕禄》眼里的东西,就是诸葛亮。”王洛勇2012年主演的《焦裕禄》曾斩获飞天奖、金鹰奖、全国“五个一工程”奖等诸多大奖的肯定,王洛勇的加盟,终于让两位鞠躬尽瘁的公仆通过影视合二为一。日前,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王洛勇。记者 王晶

  解放思想演诸葛:孔明不是神他是民

  时报:上半部《军师联盟》中大家迟迟等不来丞相就更加好奇,但《虎啸龙吟》播出后,很多观众反映您这版的诸葛亮没有了“仙气”,您是否认可这种说法?

  王洛勇:这样的评价我很接受,甚至可以说悬着的心就放回肚子里去了。诸葛亮绝对不是神,他就是一个中国普通的、对天下事有自己态度的读书人和农民,“臣本布衣,躬耕于南阳”。他首先是老百姓,谈起种地的时候,对农时、节气也是头头是道,在战乱动荡的年代,诸葛亮首先也是希望保全自己和家人的生命。但他的伟大之处在于,他有强烈的是非感、正义感,还有战略眼光。刘备将国家、儿子托付给他时,诸葛亮没有结党营私,或者取而代之,就是兢兢业业、死而后已,所以他彪炳千古。

  闯荡百老汇

  不改中国文化基因

  最近,王洛勇致敬孔明诵读了英文版《出师表》,纯正的英文发音和深厚的台词功底俘获了众多网友,还获得了《人民日报》的手动点赞。事实上,这位实力派老戏骨作为百老汇华裔第一人,曾连续六年主演《西贡小姐》,场次达2400多场。《纽约时报》说:“他清晰的英文吐字,让用母语演出的美国演员感到羞愧。”

  时报:您闯荡百老汇的故事也是相当传奇,我特别关注您是如何学英语的,现在中国的英语教育市场是成百上千亿的规模,但教育效果却不尽如人意。

  王洛勇:我刚到美国的时候,一个单词学了一个礼拜,world(世界)和word(单词)这两个词的发音总是混淆。学英语,首先是另一套发音系统,比如口腔肌肉怎么运用,这和说中文相比就像散打与拳击,你必须要训练这套肌肉记忆。另外,学英语绝不单纯就是学语言,我很感谢我在波士顿大学的导师,他在两年多的时间内,通过美国电影、电视剧、小说、音乐,给我一股脑地讲解了美国的政治、经济、文化、法律常识,是非常系统的学习。对于年轻人,我认为兴趣第一,跟风肯定学不长,先要找到自己感兴趣的点。

  时报:您的信心很坚定,就是要得到美国市场的认可。

  王洛勇:我没有退路。刚到美国时,我的老师问我,你是想在唐人街,在红白喜事上作一下吵吵闹闹的表演,还是在真正的舞台,获得认可。答案是毋庸置疑的。我是二十四五岁去的美国,我毕业后要与美国土生土长的30岁左右的成熟演员竞争,我必须要能与他们平等对话。

  时报:您以一个中国人的身份在百老汇的舞台立住了,在适应美国文化的同时,骨子里的中国文化基因应当如何自处?剥离与保留的界限在哪里?

  王洛勇:我感谢自己身上的中国文化。我小时候学京剧,京剧中欲左先右、欲高先低、欲动先静,戏剧的基础就像“腌咸菜”一样影响着我。面试《西贡小姐》男主角皮条客时,导演要求演员从汽车上摔下来,别人在踌躇,但我就有翻跟头的底子。学过音乐的不见得比我台词好,学过表演的不见得比我跟头翻得好。在美国打拼,你一定要出现在人家能够接受的频道中,但自己文化本来的东西不能丢。

  演员的自我修养

  教师的传道解惑

  王洛勇不仅曾是美国麻省艺术学院教授,还是上海戏剧学院音乐剧中心主任,“东方学者”“千人计划”入选者。他是演员,也是一位从事艺术教育工作的学者。对于如何看待当下市场的种种怪相,王洛勇坦言:目前中国的影视行业,还停留在只看外貌的阶段。

  时报:您回国演戏多年,应该也见到过不少这样的例子吧?

  王洛勇:年轻演员在艺术上的不成熟是可以理解的,资本进入演艺行业也捧红了很多演员,但是精品还是要靠团队打造。表演最基础的是声台形表的基本功,一个美国好莱坞顶级演员,英语都可以精准模仿英国口音、丹麦口音、俄罗斯口音,对每一项的要求都是很高的。更高层次的表演拼的其实是文化底蕴和理解力。

  时报:其实国内顶级的表演学府,所谓的科班出身演员,高考成绩也向来是很低的,长相漂亮学习成绩“差”,这是大家公认的了。

  王洛勇:我们招收表演系的学生,确实存在“外观主义”的问题,但现在这个趋势也在扭转中。我们最终要培养出对美丑有态度、有社会担当的文化代言人,而不是自私的利己主义者、对弱者视而不见的人。

  时报:这就是一个很大的愿景了,您刚才也提到,好作品来自团队,演员已经很末端了。

  王洛勇:长久来看,文化产业肯定大有可为,但绝对不是捞钱。就拿中国故事来说,《功夫熊猫》《花木兰》是典型的中国题材,为什么外国人比我们更会操作?进而再谈,中国的影视从业者中,需要更多研究过社会学、自然科学、哲学的人才。为什么我们好的科幻作品出不来?不是很表面的原因。

相关新闻

津滨网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22-25204288 022-66336151 服务邮箱:jinbinwang2015@163.com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212016001 备案序号:津ICP备11000547号津公网安备 12010702000020号

儿童色情信息举报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