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津滨网  >  国内新闻  >  要闻

止暴制乱!人民网五评当前香港局势

稿源:人民网 编辑:严玉霞 2019-08-12 17:10

  一段时间来,香港一些极端激进分子在违法作乱路上肆意狂飙,其穷凶极恶面目、其卖港卖国嘴脸,已经不加掩盖、昭然于世。近日,人民网连续刊发五篇评论文章,呼吁以止暴制当下之乱,以惩戒警未来之人。

  止暴制乱,“沉默的大多数”不能再沉默

  掀起“黑色恐怖”,挑战“一国两制”原则底线,试图将香港拉入沉沦的深渊,一段时间来,香港一些极端激进分子在违法作乱路上肆意狂飙,其穷凶极恶面目、其卖港卖国嘴脸,已经不加掩盖、昭然于世。

  极端激进分子自有其思维逻辑、行事逻辑、冒天下之大不韪的逻辑。火中取栗、乱中求胜,他们要打的如意算盘,就是以反修例反“一国两制”,以挑战香港法治秩序挑战基本法和中央政府权威。将香港市民拖入水深火热中,把香港置于危险境地中,使国家陷入内忧外困中,是他们策划的方案、实践的路径、兑现野心的方法论。他们还天真的认为,市民会甘于被利用、特区政府会怯于去反制、国家会经不起这样的折腾。他们释放出内心的魔鬼,活在狐朋狗友的小圈子和自己幻想的世界中,却不知他们螳臂挡车一样邪恶微弱的力量,在法治意志、市民意志和国家意志前不堪一击。

  给予他们错觉的,除了他们自己的无知,还有那些“有心人”的怂恿。外部势力与他们一样,都如苍蝇般喜欢逐臭,都有巧合并惊人的窥伺能力。涉世未深的青年人是他们的最爱,他们以各种“糖衣炮弹”招揽所谓“义士”充当死士,最善于在制造动乱后丢弃棋子,在丢弃棋子后收割属于他们的利益。

  期待极端激进分子觉醒已经不现实。在暴力荷尔蒙的控制下,他们已经成为了自己心魔的奴隶、受人摆布的傀儡,在发起一次次触目惊心的冲击事件后,恶行斑斑、负债累累,浑身散发出罪恶的气息。此刻能拯救他们的,唯有拿起法律武器、敲下正义之锤,让他们用应该支付的惨痛代价完成救赎。

  支持警方严正执法是不二法门。暴力若继续蔓延,更多人将身心受害并裹挟其中;乱局不收拾,更多“黑色恐怖”将吞噬光明,让邪念放纵滋生。止暴正是香港目前局势下最紧迫的任务、压倒一切的任务,也是端正香港未来局势、永续香港繁荣稳定的一个长期任务和战略性指针。以止暴制当下之乱,以惩戒警未来之人,关乎当下,关系长远,是在香港严峻现实下所能作出的最好的决断和举措。

  警方行动起来,爱国爱港力量行动起来,香港需要世人知道,这里自由之都不是犯罪天堂,是繁华之都不是暗黑之城。每个人都已经感受到黑暗侵袭,每个人都应当高声呵斥、倾力抗争,为阳光披荆斩棘,为正义保驾护航。想想几个月前的和谐安宁,念念二十二年来的岁月静好,当上班也被阻拦、拒接传单也受凌辱,当作为普通市民穿什么衣服也要发愁、身为中华民族一员也遭到恶毒式侮辱,还有别的选择吗,还能继续忍受吗?站出来,站到止暴制乱一线、前线,自己才能享受祥和里的小确幸、追逐时代下的香港梦,更何况这还关乎安全和尊严。

  守护香港就是守护家园、守护自己、守护未来。香港不能再乱下去了,“沉默的大多数”不能再沉默下去了。止暴制乱,形成合力才能事半功倍,驱除“黑色恐怖”,大家都要动起来。这是为了香港,也是为了自己,为了自己的下一代。

  止暴制乱,法律必须露出锋利的牙齿

  从游行示威到暴力冲击,从口诛笔伐到拳打脚踢,从欺凌普通市民到侮辱国家、民族,香港极端激进分子一次次迈入法治的禁区,突破一条条底线,用制造的件件桩桩的刑事案件为自己打上了“暴徒”的标签,坐实了自己就是法治之敌、和平之敌、市民之敌。

  底线历来清晰。“任何危害国家主权安全、挑战中央权力和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权威、利用香港对内地进行渗透破坏的活动,都是对底线的触碰,都是绝不能允许的。”明知不可而为之,还要大胆触碰底线,极端激进分子的行径只有一种解释:他们的挑战是故意的、挑衅是认真的,其所欲所求就是想颠覆底线、摧毁宪制秩序、推翻钳制他们发起“颜色革命”的一切屏障。

  从6月12日在立法会前发起暴力冲击,到7月1日闯入立法会肆意破坏,再到7月14日在沙田城市广场群殴警察、7月21日围攻香港中联办、8月5日在香港各区与市民和警察全面对抗,这些极端激进分子展现出其蓄谋已久的一面,有组织、有步骤的一面。他们在复杂的形势下兴风作浪,利用警方的克制得寸进尺,借助营造的“黑色恐怖”抑制“沉默的大多数”,企图用谣言和骚乱把社会的各个方面都裹挟进来,幻想着把整个香港变成他们的战车并控制她疾速、准确地向悬崖滑去。在黑衣蒙面下,被暴力和野心武装起来的他们,就是要一条道走到黑,把香港变成他们违法作乱的“特区”、没有原则底线的“特区”、方便他们这些魑魅魍魉横行无忌的“特区”。

  在所谓“五大诉求”包装下,极端激进分子或以为自己代表着“民意” ,这种虚妄的认知无疑也属于意淫。其“五大诉求”,“撤回”是伪命题,“取消暴动定性”是指鹿为马,“要求特赦”是天方夜谭,“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是围点打援,“全面落实双普选”是不知魏晋,忘记历史、歪曲现实,践踏法治、亵渎香港核心价值,香港社会有共识、不答应,香港市民心水清、不会上当。法治秩序、宪制秩序这些阻挡他们野心泛滥、暴力肆虐的闸门,不仅绝不能搬开,而且一定要严防死守、加固筑堤。

  底线就是底线,退无可退。触碰了底线,必须响起警报;突破了底线,必须打回去。香港的下限不容刷新,自由的规矩无论何时都要立得住。极端激进分子曾经一时得意,不过是吸毒后的亢奋、犯科后的侥幸,是终究要现原形、被鞭挞的。这种大是大非问题,没有模糊和狡辩可能;此般恶劣犯罪情形,没有妥协和姑息空间。

  警方严正执法是第一步,法官严正司法是第二步。在惩治暴徒一事上,警方和法官才是真正的命运共同体。“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动摇了法治的根基,司法机关岂能独善其身!非法“占中”案审判期间,有法官指出,所谓“违法达义”煽惑起一种歪风邪气。让整个社会染上焦躁、陷入撕裂,法官也开始遭受谩骂和侮辱,不是司法机关想要的局面、能接受的局面。“这边抓、那边放”的情况,“一波尚未平息,一波又要兴起”的情况,那些削足适履、掘墓自焚的情况,不应再出现在拥有良好法治传统的香港。

  “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已再清楚不过。底线就摆在那里,社会最大公约数就摆在那里,民心民意就摆在那里,在“沉默的大多数”都不再沉默之后,在警方不顾个人安危、倾心倾力为家园守护之时,在法官敲下公义之锤、向违法事件亮剑的过程中,极端激进分子还会任性狂妄吗,暴力欺凌还会有市场吗,文明之香港、繁华之香港、未来之香港还会受此侵扰、再经磨难吗?邪不压正的铁律,永远生效、亘古不移,刻在香港历史耻辱柱上的,只会是他们。

  止暴制乱,幕后黑手必须被斩断

  有人吵架,怂恿双方互殴;夫妻拌嘴,鼓动人家离婚;看见邻居家里冒烟,拎着汽油桶去救火……诸如此类表现,堪称缺德。若是一个国家或一个地区,躲在幕后甚至跳到台前,在他国土地上搬弄是非、制造恐慌、输送骚乱,又是什么德行,是否其心可诛?在香港修例风波上,就有这么一些国家、这么一群人。

  事不关己不嫌事大,别人的后院不怕起火,不是社会持份人和利益相关者无后顾之忧,外部势力在香港煽风点火、兴风作浪早已不是新闻。非法“占中”时他们鬼影重重,修例风波中他们再倾巢而出,一边在舆论上指指点点,一边在暗地里蝇营狗苟,一手扶植、喂养反对派,一手又把棋子当弃子、炮手变炮灰。盼香港乱便嗡嗡作响,要香港乱就伸出黑手,能坐收渔翁之利又不用收拾烂摊子,有人给卖命又不用自己上阵冲锋,这笔“只赚不亏”的账,他们以为算得清楚!

  机关算尽,未必聪明。反中乱港的外部势力前科劣迹昭著,在那里颠覆别国政权,在这里搞“颜色革命”,无论是阴谋还是阳谋早已被人识破、看透。在香港修例事件中,他们为反对派支招、支教,为极端激进分子装扮、装备;或作道貌岸然样发表偏颇言论,为反对派撑腰打气,或派出颠覆专家、情报人员培训暴徒、训练打手;连极端激进分子穿什么衣服、喊什么口号、以怎样的姿势发起冲击,他们都事无巨细地授以经验、加以指导;其用心之深、用力之大,已不顾卖相、赤裸裸地袒露于世,还能欺人耳目吗?!

  这次,他们终究选错了对象。香港不是任人胡作非为的地方,740万香港同胞有足够理智拒绝被煽惑;中国不是积贫积弱的旧中国,14亿国人有共同意志战胜一切风险挑战。所以人们已经看到,当暴力横行时,正义之声竞相迸发,更多的人站了出来,当险境将至时,守护香港众志成城,极端激进分子已如过街老鼠,当外部势力再跳出来吆三喝四时,市民只会以为这些怀揣“双重标准”、惯于颠倒是非的政客虚伪、丑陋。

  最可怜的还是那些被他们作为棋子或弃子、视为炮灰和傀儡的极端激进分子。家里被他们搞乱了,已不再受待见,还要经受将至的沉重惩罚,外面的主子们见他们没用了,将不再施恩惠,还可能逼他们用更罪恶的方式垂死挣扎。在香港形势逐渐好转的大局下,极端激进分子已渐入穷途末路。

  反中乱港的幕后黑手必须被斩断、必然被斩断。中国有足够多的办法、足够强大的力量迅速平息可能出现的各种动乱,有足够多的办法、足够强大的力量全面粉碎外部势力所有的阴谋诡计。香港,这颗中国的南海明珠,在驱散阴霾后,将风采依然、浪漫依旧。

  止暴制乱,莫再豪赌青春成挽歌

  黑衣蒙面,在法治边缘游走,时而踏入禁区;打砸纵火,视暴力为成功哲学,拿老人、路人出气;在键盘上摆弄谣言,在街头上掀起骚乱,在自己家里营造恐怖气息,又甘心炮灰般被外人利用、驱使。当青年与阴谋勾连、青春因罪恶燃烧,多少人会扼腕叹息、多少悲剧正反复上演?

  7月31日,香港东区裁判法庭上,从44名嫌犯稚嫩的脸庞上就展示出这样的故事。13岁的少年、20岁的学生、准备结婚的年轻情侣,全都要接受冲动的惩罚、改变命运的轨迹、贻误大好的人生。法律无情,他们因暴力冲击必须被审判;悔之不及,他们却已经失去重新选择的机会。青春挽歌铁窗泪,前途竟是为谁葬送,他们自己都未必说得清。

  在反对派“违法达义”的口号下,涉世未深的孩子气血上头,竖起一面不知所谓的“光复香港、时代革命”的旗帜,向和平开战、向法治开战、向整个香港开战。当是非不明、善恶不分、正邪不辨,引导他们走上的路,一定是“再回头已百年身”。6月9日香港修例风波以来被拘捕的420余人,已经在自己的青春岁月里留下耻辱的印记,也被刻在了历史之中。

  别人忙着创业,自己忙着搞事;别人拥抱机遇,自己拥抱暴力;别人用青春打拼,自己用青春打杀……孰高孰低、谁输谁赢,不言自明。享受着特区政府的关爱和福利却想着搞垮政府,享受着“两制之便”却不要“一国之本”,不曾体会殖民地下的屈辱却向往被奴役的时代,还没开始奋斗就喜欢上了破坏,以无知为荣,以祸港为傲,肆意挥霍大好青春,还会“前途似海,来日方长”吗?

  行凶作恶的人没有无辜可言,青春正盛的孩子却不当如此。是那些幕后黑手把他们置于火坑,是那些叫嚷着“违法达义”的人将他们推入险境,是一些人的沉默让他们心里的恶念滋长、放纵。青春有憾,他们要面对和接受这残酷现实,直到在偿付成长的巨大代价后觉悟、清醒。

  “红日初升,其道大光;河出伏流,一泻汪洋。”这才是正确的青春节奏。不走正路走邪路,不念感恩念仇恨,被幻想和阴谋支配,在黑衣蒙面下似丧尸袭城,任由血肉之躯变成行尸走肉,命运之神会眷顾吗,人生理想会实现吗?梦醒时分,必然是一地鸡毛、一生悔恨。

  青春之歌应是轻快的、欢乐的,生机盎然、正能量勃发;人生之歌应是积极的、进取的,奋斗为本、敢于弄潮于时代。对民生问题有看法,就去参政议政,特区政府有平台;对上流上楼有想法,不能等靠要,成功励志故事就在身边。民族有复兴的决心,香港有创前路的信心,正青春的香港年轻人,顺势而为,与大时代共舞,脚踏实地做起,一点一滴积累,机遇能不青睐吗,岁月能不馈赠吗?

  放下冲动,远离戾气,让自己变成一名奋斗者、建设者,让青春无憾,让人生高歌。前车有鉴,警钟已鸣,脱下黑衣、摘下口罩,在身心舒畅中奔赴明天吧,那里才有梦想和未来。

  止暴制乱,媒体的“机位”不能跑偏

  偏袒一方拉偏架的,一定不是好仲裁;向着一方吹黑哨的,一定不是好球证;抛开事实真相只会煽风点火的,一定不是好媒体。获取这些常识性的体验和判断,不需要高深学问、丰富阅历,稍微动脑想想即可。

  有的媒体偏要颠覆常识、挑战公理,将翻云覆雨、煽风点火的能耐玩成专业。香港特区政府推动修例,解决现实问题,填补法律空白,目的单一、初心单纯,有争议原本正常,沟通磨合就是。有的媒体却害怕信息太对称、事情太单调,上来自己就先让市民被代表、给它扣上了一顶“反送中”的大帽子。让法律问题政治化、正常施政妖魔化,恐惧带着节奏走,当采访活动变作公关行动、新闻作品变作蛊惑文章,其用意是要摆出事实还是掩盖事实、是要还原真相还是扭曲真相?

  以谣言为论据、以白马证非马、以个别代替全局,随着事态发展,它们走得也越来越远:反对派搞游行,将游行规模往天上拔;极端激进分子搞暴动,将暴动说得无比光荣;对待坚守岗位、公正执法的警方,则好不吝惜污蔑、诋毁之词,与暴徒们前呼后应发动文攻武斗进行全面围剿。号称中立,却一直“拉偏架”;宣称客观,但总是“吹黑哨”;坐享新闻自由,竟制造出海量的自由发挥的假新闻、真谣言。这些反中祸港的媒体是好是坏,市民心里清楚,世界看得清楚,历史也将记录清楚。

  职业操守让人忧心,其专业水准更难以让人信服。每到非法暴力示威现场,它们的镜头就像焊死的铁龙头不会拐弯,总是远离施暴者、对准执法者;每次采访极端激进分子,它们的角色就像拍电影的导演,按写好的剧本让镜头前的暴徒煽情表白;每逢爱国爱港人士为正义直言、向暴力说不、发起大型和平集会守护香港,它们就消音了、不见了。事实是它们喜欢的事实,真相是它们需要的真相,故事是它们写好的故事,客观持平不是它们极力鼓吹的客观持平。它们更像一个政治团体,而不是一个新闻媒体。

  香港有优良的办报传统,也不乏优秀的报人、媒体人。秉持正义和先进理念,一代代媒体人提笔写时代春秋、为文书香江传奇,既监督社会运行又鞭挞社会乱象,在纸上留下时代的步履匆匆、历史的刀光剑影,更留下寻常巷陌里的家国大义、人间真情。今天香港的媒体人,是否还有这样的使命感和公正心,还能拿出更好更美的站姿,告诉市民历史的全部、事实的全部、时代的全部,什么样的社会才算有序、什么样的奋斗才能成功,什么是最好的青春、什么是最好的人生?

  我们相信会。只是一定不会是让香港再受磨难的暴徒口中的“xx哥哥”“xx姐姐”。人间正道是沧桑,媒体的世界亦然,且走且看。

相关新闻

津滨网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22-25204288 服务邮箱:jinbinwang2015@163.com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2120170004 备案序号:津ICP备11000547号津公网安备 12010702000020号

儿童色情信息举报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