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津滨网  >  国际新闻  >  国际热点

“离秘书长最近”的高级外交官独家揭秘:古特雷斯最担心某些领导人耍嘴皮子

稿源:环球时报 编辑:郭立鸿 2018-01-11 10:38

  “2018年我向世界发出红色警报”“2017年世界并未走向和平”“团结是实现目标的途径,我们的未来依靠它”。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的新年致辞流露出危机感。就任“世界大管家”一年来,古特雷斯和他的联合国同事们可谓感慨万千。新年假期刚过,《环球时报》记者就来到联合国总部大厦,和“离秘书长最近”的高级外交官之一——联合国秘书长办公室负责法治组的主任阿尔瓦雷兹畅谈一番。纽约正处寒冬时节,从他所在37层办公室的窗户望去是景色秀丽的东河以及对岸长岛市的楼群。阿尔瓦雷兹讲述着同秘书长一起工作的感受,他们特别感谢中国对联合国的支持,并表达出对中国参与全球治理的期待和对美国种种“退群”的遗憾。

   “办公室就是联合国多样性的缩影”

  阿尔瓦雷兹办公桌边的墙上贴着切·格瓦拉等拉美革命家以及球星马拉多纳的照片。曾是阿根廷职业律师的阿尔瓦雷兹和《环球时报》记者聊起1986年世界杯决赛阿根廷3比2赢西德那场球,关系一下子亲近起来。阿尔瓦雷兹多年前加入联合国团队,曾被派驻塞拉利昂等国帮助当地政府建立法治体系。他所在的法治组有5名工作人员,其中包括中国人。“但我的办公室里还没有什么中国元素,正因为这个,我才想通过您的采访,让更多中国人了解联合国,了解秘书长办公室。”

  阿尔瓦雷兹微笑着向记者介绍:“联合国秘书长办公室,顾名思义就是专门为联合国秘书长服务的核心机构,保证秘书长与联合国各有关机构联络畅通,确保秘书长能对一些问题做出正确决定,保证秘书长的决策能顺利落实。所以我们是在日常工作中离秘书长距离最近的一些人,协助他管理联合国事务,开展工作。”据介绍,秘书长办公室由4个不同部门组成,分别为法治组、政治组、战略规划组、可持续发展组,此外还有常务副秘书长和幕僚长等人的办公室。  

  “我们经常与秘书长面对面交流、汇报、研究对策并提出联合国的解决方案,再将秘书长的指示传达给有关部门。比如,法治组经常与联合国反恐办公室、禁毒与打击犯罪办公室、维和警队、有关国家司法和警察部门联络,我们负责研判这些部门的报告,提出建议供秘书长做决策。我们起的既是联络和桥梁的作用,也有顾问和参谋的作用。秘书长对外发布的声明或表态实际上都出自我们的手笔。”

  阿尔瓦雷兹对秘书长办公室的工作如数家珍,他向记者介绍工作人员来自“五湖四海”,有中国人、巴西人、阿根廷人、新加坡人、日本人,还有俄罗斯人、南非人、塞内加尔人、智利人、西班牙人等等。同时,男女比例也十分均衡,常务副秘书长和幕僚长都是女性,秘书长办公室4位主任两男两女。所以,秘书长古特雷斯说:“我的办公室人员结构就应当是联合国人员多样性的一个缩影。”阿尔瓦雷兹表示,别看人员来自世界各地,但工作效率可不低,因为大家都是各国最优秀的人才。他说:“人员结构多样性就是联合国的代表性,是我们的力量基础。试想,如果联合国工作人员都来自同一个地方,人们会觉得他们不能代表其他人民。人员不同会带来不同文化、不同传统,联合国的思维方式也会尽量照顾到更广泛的人群。不同的文化、传统、宗教会使联合国发出的声音更加全面,更容易被世界人民接受,这就是联合国的特色、联合国的力量。”

   “秘书长最担心某些领导人耍嘴皮子”

  采访中,阿尔瓦雷兹很坦率。让我们听听他怎么说。

  环球时报:不久前联合国大会通过2018-2019预算案。美国要联合国预算削减2.85亿美元,这对联合国有何影响?

  阿尔瓦雷兹:古特雷斯秘书长上任不久就发起联合国改革倡议,在和平与安全、发展、反恐以及管理等领域实施改革。秘书长就是要联合国提高工作效率,这也是会员国所希望的。实际上秘书长已对联合国今后两年的预算进行削减,即使美国此次提出再削减2.85亿美元也不会对联合国总体运行产生太大影响,大部分岗位和人员方面变化不大。但这一结果将使部分人员较少的机构被合并,一些人员出差旅行费用、采购更新设备会受到影响。尽管此次联合国削减未来两年的预算,但各会员国分摊的比额没有变,只是缴纳的会费会比以往少一些。

  环球时报:2017年,联合国迎来新秘书长,美国也有了新总统,两人相处如何?

  阿尔瓦雷兹:美国总统特朗普总体上还是支持古特雷斯秘书长改革方案的。特朗普与秘书长关系不错,秘书长与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黑莉、国务卿蒂勒森以及部分美国议员关系都还可以,毕竟美国是联合国创始会员国,也是贡献经费最多的国家,要搞好关系。美国对联合国的会费比额没有变,但对维和领域的经费减少了。世界是复杂的,公平地说,大国领导人应增加交流,进行合作,共同解决世界棘手问题,秘书长总是呼吁对话合作,只有当一些大国进行合作时,世界性难题才比较容易解决。这对哪个国家都适用。

  环球时报:您怎么看2017年美国的种种“退群”?

  阿尔瓦雷兹:2017年是美国“退群”年,包括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联合国《移民问题全球契约》制订进程、《巴黎协定》等。秘书长在许多声明中都对美国这些举动表示遗憾,他一再呼吁美国重新考虑其退出的决定,希望它能尽快重新回来。特别是《巴黎协定》,国际社会必须统一行动才能有效应对气候变化。尽管美国退出,但其他国家都保持承诺并共同落实协定。大家需要共同行动,共同抵御气候变化带来的恶果。现在看,2017年确实不那么令人愉快,秘书长希望美国能回到协定中来。秘书长将不遗余力地宣传。也许某些领导人还没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现在还没有回到协定中来,但我们相信有一天他会懂得其中的利害关系。

  环球时报:特朗普日前宣布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联合国怎么应对?

  阿尔瓦雷兹:秘书长在声明中说,耶路撒冷最终地位要通过谈判解决。联合国愿意帮助巴以双方最终达成两国方案。这不是一蹴而就的事,也不是一夜之间就能完成的事,但秘书长会全力以赴,联合国愿随时开展促和行动。正如秘书长今年在新年贺词中说,他今年不是祝贺,而是发出警报。2018年注定不是平安的一年,世界将进入动荡周期,一些热点地区将继续动荡。局部冲突、气候变化、核威胁,我们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面临核战危险。上次危机还是在上世纪60年代古巴导弹危机时。现在的危机越来越具有毁灭性。国际恐怖主义大行其道。秘书长担忧的是有些领导人不想坐下来解决问题,而是打嘴仗,加大分歧。会员国的责任是坐下来解决实际问题,而不是耍嘴皮子。我赞成他发出警报。

  中国和联合国都进入新时代

  在谈到中国与联合国的关系时,阿尔瓦雷兹盛赞说,中国是联合国最具有影响力的国家之一,也是第三大会费贡献国。中国在联合国的影响力还在不断上升,在世界上也是如此。他认为,中国很快将成为世界最大经济体,希望中国更加广泛地扮演全球领袖角色。阿尔瓦雷兹说:“大家都希望中国能担起责任,承担世界领导之一的角色,这对联合国极为重要。中国进入了新时代,碰巧联合国也进入了新时代。我们很高兴,中国将继续为全球治理做出新贡献。中共十九大报告中提出,中国将致力于共同繁荣、合作共赢,这对联合国是莫大的支持,大家都深受鼓舞。”

  “我为联合国工作已经15年多了,我感到非常骄傲,特别是当你看到自己的工作直接改变一些人的命运时。当人们经过不懈努力实现诉求,获得新生,我感到特别的欣慰。”阿尔瓦雷兹还和《环球时报》记者谈起工作体会。他认为,联合国的事务并不只是政治性特别强的,实际上大多数工作都是为一般百姓服务,而他们中很多人还处在水深火热之中,如索马里、也门和一些战乱国家,这些国家非常依赖联合国的救助。如果联合国不去那些国家维和,不去救援,那里的人民可能就会因为战乱或饥饿死去,因为有了联合国维和人员,有了联合国人道主义援助,他们就受到保护,让他们的孩子活下来。

  当《环球时报》记者问起“工作中最高兴和最头痛的事”,阿尔瓦雷兹想了想说,他在塞拉利昂看当地一些性暴力事件无人管,罪犯逍遥法外。作为联合国官员,他与当地司法部门沟通,抓典型案例,敦促他们将罪犯绳之以法。经过努力,该国性暴力事件有所下降,很多罪犯受到惩罚,当地妇女特别是未成年女性权益得到保护。他认为,最具挑战的是在联合国平台上两极分化现象严重,有不少问题在讨论时面临巨大分歧,进行不下去,很难在短时间内弥合大家的分歧,想解决问题更令人头痛。

  谈到联合国的改革,阿尔瓦雷兹说:“安理会改革比较复杂,许多成员国达不成一致意见。常任理事国被认为不能代表全体利益,我们也无能为力。有的常任理事国分歧巨大,严重损害全体成员国利益。有些问题并非不能解决,而是有些国家不想解决。秘书长也在努力弥合分歧,但联合国是会员国的联合国,不是秘书处的联合国,许多问题最终要由会员国达成一致才能解决。”

相关新闻

津滨网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22-25204288 022-66336151 服务邮箱:jinbinwang2015@163.com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212016001 备案序号:津ICP备11000547号津公网安备 12010702000020号

儿童色情信息举报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