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津滨网  >  滨海新闻  >  滨海速递

第92个“八一”建军节 新区耄耋老兵追忆峥嵘岁月

稿源:津滨网 编辑:严玉霞 2019-08-01 23:00

91岁老兵展示自己的立功证明书和退伍证

  津滨网讯(记者 杜红梅 摄影 陈宝麟)  2019年8月1日,第92个“八一”建军节来临之际,家住和谐园的耄耋老兵褚书明迎来了自己的第71个建军节,娓娓道来之音,再现战场上峥嵘岁月,追忆昔日的军民鱼水情,也慨叹当今幸福生活的欣慰和满足。

  “70年前的这个时候,我正在湖南参加剿匪战斗……”1日,记者走进褚书明的小女儿家时,已经90周岁的老人正端坐在沙发上,和家人一边观看庆祝“八一”建军节电视节目,一边津津乐道地和孙辈们讲起了年轻时的峥嵘岁月。褚书明是地地道道的新城人,1948年10月,年仅19岁的他在东北入伍,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机枪连,成为一名重机枪手。“当年刚入伍没多久,就加入了战斗,当时我们分三批,趁着夜色秘密行军,直到走到军粮城才明白,我人生中参加的第一战就在家门口。”1948年11月东北解放,褚书明随野战军奉命入关,但他当时不知道,等待他的战场就在家乡,后来历史上有名的平津战役。

  “打天津、困北京、卡塘沽,解放塘沽战争最难打。水多、沟多、地雷多。”褚老回忆,当时战斗打响后,老百姓跑的跑,逃的逃,是他给部队带的路。“因为没有粮食,大家头一天饿着肚子睡的觉。我还记得当时我们从西沽刚过河,头顶的飞机就炸响了。……”褚老告诉记者,关于战场上的画面他已经记得不太清楚了,但他清晰地记得,1949年初解放塘沽后,他碰巧和部队一起在家乡过的春节,大家扭了三天大秧歌。

  1949年塘沽解放后,在新河驻扎两个月的褚书明告别亲人,随第四野战军自华北南下。“在湖北沙石,我们一个团对战国民党一个军,伤亡不计其数。我是重机枪手,掩护部队前进过程中,被冲上来的敌军用刺刀刺进左小腿、大腿等处,随后大部队赶上来,成功将敌人打退。”当时,褚书明和战友都是简单绑一下伤口,就跟着部队继续走。如今,左小腿内侧约20厘米长的伤疤还清晰可见。褚老的女儿告诉记者,每当阴天下雨,老人都要默默忍受腰腿的疼痛,言语中透着心疼。而此时的褚书明,仍然沉浸在回忆当中。“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在湖南的衡宝战役,我们一个师对战对方一个军,最困难的时候被七八个师的兵力包围,最后还在在增援部队的帮助下取得胜利。也就是在那场战役中,我们在枪林弹雨中迎来了新中国成立。”他告诉记者,虽然当时他只听到了这一句话,但至今犹然在耳。

  “最危险?没想过,命不在自己身上。四五个人从千余人的围困中突围,五六天吃不上饭是常事,一天一夜走280里地,现在说出来可能都没人相信,那时走着路睡觉,甚至困得飞机扔炸弹都不醒。”褚书明说,虽然自己参军时间不长,但是经历过的大大小小解放战争和剿匪行动不计其数。虽然很多战斗他如今已经记不清了名字,但他心里永远记得,当时老百姓给予的支持。“老百姓是水,当兵的是鱼。老百姓和当兵的一样,送粮食时看着我们人少,拿起枪就跟着部队一起打。如今的幸福生活,是大家一起打下来的。”

  1954年9月,褚书明因在暴雨训练中感染风寒住院,也因此领命退伍,转业后被安排到当时效益并不算好的大连橡胶厂工作,老人毫无怨言,坚决服从了组织的安排。记者在采访时了解到,60多年来,褚书明从未向部队、向政府提过任何要求,甚至在转业后的近20年间不知道国家相关优抚政策。他说:“没享受就没享受吧,作为一名退伍老兵,咱不能给政府添麻烦。”

  如今,周围很多邻居只知道他是一名90岁高龄的健硕老人,只有已经泛黄的《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南军区兼第四野战军立功证明书》和发锈的解放华北纪念章、解放华中南战役纪念章、解放全中国纪念章上,见证了褚书明年轻时英勇奋战的峥嵘岁月。

相关新闻

津滨网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22-25204288 服务邮箱:jinbinwang2015@163.com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2120170004 备案序号:津ICP备11000547号津公网安备 12010702000020号

儿童色情信息举报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