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津滨网  >  滨海新闻  >  综合

祝庆缘:风雨征程路破浪向前行

稿源:津滨网 编辑:刘洁珊 2018-12-15 14:34

  【人物档案】

  祝庆缘男,汉族,1929年出生。中共党员。曾任天津港务局局长、党委副书记、天津港保税区管委会主任。曾两次被评为全国交通系统劳动模范。

  “人还是这些人,地还是这些地,一改革,效益就上来了。”1986年邓小平同志来天津港视察时,这样评价祝庆缘等人的工作。祝庆缘何许人?他是天津港改革开放大变革时期的港务局局长,第一届保税区管委会主任。20年前,他和同事们建起天津首个合资保税仓库,也就是天津保税区的前身。天津港模式、中国首个上市港口……如今89岁的祝老回忆起天津港、保税区的创业史,他说那是一段艰苦却充满激情的岁月。

  切准束缚发展症结 推动天津港率先下放地方

  1978年底,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中国改革开放的春天来了,而祝庆缘也迎来了自己的创业春天。当时他还是港口商务处的处长,有很多“新”想法,却总感觉有劲使不上,在那个年代,不是每个人的思想都如此开放,也不是每个开放的思想都会被认可。“改革开放了,天津港必须走新路,我们都在等着机遇。”当时天津港的很多人都和祝庆缘一样,心里憋着一股大干一场的劲头。1980年9月的一天,祝庆缘被领导叫到办公室。老局长拍着他的肩膀说:“老祝,你工作表现一直不错,上级给你的升职文件来了。”那是交通部的任命文件,任命祝庆缘为天津港务局副局长。拿着上任令,祝庆缘很激动,在那个还是计划经济的时期,光有新思想还不行,还要有说话算数的权力。尽管那一年祝庆缘已51岁了,但在同职人员中他却是较为年轻的。1984年初,祝庆缘又被任命为天津港务局局长。祝庆缘上任了,但和以往老局长们一样,他也遇到了一个棘手难题——延续了十多年的压船问题。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随着我国经济快速发展,对外贸易急剧增加,进出天津港船舶数量大幅度提升,天津港压船压港问题日益严重。面对港口发展明显滞后于国民经济发展的现实,天津市开始酝酿港口下放地方的体制改革。祝庆缘力推港口体制改革,向市政府建言献策,并亲自组织实施了天津港体制机制改革。“多年来权力高度集中的管理模式,致使天津港缺少基本建设和生产经营必要的权力,事无巨细都需级级上报、层层审批,加之港口泊位不足、装卸效率不高从而导致严重的压船压港。这种体制已不能适应港口生产力发展的需要,改革港口管理体制势在必行。”祝庆缘苦苦思索,追根溯源,切住了“旧体制”这一捆住了港口手脚的症结。在港口体制机制改革讨论会上,他直言不讳:“如果港口权力下放,只是隶属关系的转移,天津市等多个部门交叉管理,根据以往的经验是不成功的,必须改革机制,扩大港口自主权。”市政府原则上采纳了他的建议。1984年5月7日,党中央、国务院批准了天津市委、市政府的请示,决定以天津港为改革试点,实行交通部和天津市双重领导、以地方为主的管理体制,“以港养港、以收抵支”的经济政策。天津港终于有了自主权。

  港口如何改? “先救命,后治病”

  港口如何改?钱从何处来?当了局长的祝庆缘走在改革最前沿,也面临着众多难题。在落实天津港体制改革会议上,老市长李瑞环同志曾对祝庆缘等人说:国家赋予天津市的港口管理权,原则上都交给港务局来管;市政府就是为你们服务。市政府还下发文件,把资金使用和管理权限等“自主权”给予天津港。3000万元以下基本建设项目的确定、港口自收外汇的使用、港口自用设备的进口权以及处级以下干部的任免……,这些都由港务局自主决定。一下有了这么多“权力”让祝庆缘感到有些不适应。当时分管港口的天津市副市长李岚清对祝庆缘说:市政府赋予你们自主权,一定要很好地运用,但不要到处找“婆婆”;你们的“婆婆”就只有一个——市政府。有了“主心骨”,祝庆缘带着天津港的一班人马研究对策,开源节流,积极创收,为港口扩建筹备建设资金。1986年,祝庆缘遇到了一个矛盾。为了缓解港口压船的老问题,有人提出扩大港口范围、增建泊位。也有人说,港口有外汇和进口设备自主权,应该先购买先进设备,提高工作效率。一时间,祝庆缘难以抉择。“考虑几天,我决定先购买进口设备。”当时有人认为祝庆缘这是冒险。但是他力排众议,“赌”了一把,把港口建设资金都用上了。祝庆缘认为,扩大港口、增加泊位这些工作不是一朝一夕能完成的;为了解决燃眉之急,引进设备提高效率的方法更现实。新设备一运转,原来上百号人干几天的活儿,几个职工两三天就干完了,装卸能力提高几十倍,工人们的收入随之提高,港口的装卸事故也比以往减少很多,严重的压船局面初步有所缓解。当时,职工们都这样比喻那次天津港的重要改革措施,叫做“先救命,后治病”。而大批量采购国际先进设备应用在港口,天津港是国内港口的第一家。

  向基层企业扩权给所属企业“松绑”

  向基层企业扩权,给所属企业“松绑”,也是祝庆缘的一大创举。1984年7月,天津港第一次向基层企业扩权,给所属企业“松绑”,把下属内部核算单位办成享有法人地位的经济实体,把作业区改为公司,为基层企业注入活力。1985年7月,天津港再一次在生产经营、资金管理、人员调配、劳动奖惩、工资形式、机构设置、干部聘用、经济合同等方面向基层企业扩权,使基层企业逐步走向自我发展、自我调节、自我完善的轨道。1986年12月,天津港第三次向基层扩权,本着宏观指导、微观搞活的原则,一改靠行政命令手段的管理,为运用经济、法律手段管理,逐步建立和完善了各项管理政策和制度;二改侧重微观管理,忙于具体事务的管理方法,为侧重宏观管理,着眼于全局生产经营加强调查、指导的方法;三改直接抓生产经营,抓计划调度的做法,为加强内外关系协调进行的间接管理。三次扩权,收到良好效果。基层企业既有了压力,又有了活力和动力,逐步走向自我发展、自我调节、自我完善的轨道。通过改革,企业焕发出生机和活力,真正形成了责权利统一的经济实体。

  改革效果显著港口注入巨大活力

  管理体制改革给天津港发展带来巨大活力,港口吞吐量年平均增长40%,实现利润年平均增长1.5倍,三年建港投资超过前十年投资总和。向下属单位放权,在全局12个主要生产单位实行经理(厂长)负责制和干部聘任制,使各个公司成为经济实体,独立核算;在分配制度上打破平均主义,实行岗位责任与工资挂钩,调动了职工的积极性。1981年至1983年,港口吞吐量年平均1269万吨;1984年至1986年,年平均吞吐量1778万吨。由于加强了管理,不断提高效率,降低成本,实现利润大幅度增长。1981年至1983年,年平均利润5377万元;1984年至1986年,年平均利润13744万元。体制改革前,天津港的财务管理办法是统收统支,“港在地方,钱在中央”,港口收入全部上缴,建港项目由国家确定资金由国家另拨,港口没有自主权。1973年至1983年,国家投资建港八亿一千万元。实行“以收抵支、以港养港”办法以后,港口收入不上缴,全部作为建设、发展资金。这就有利于激励港口提高效益,增加收入。

  社会影响明显改革模式得到推广

  祝庆缘在担任天津港务局局长期间,组织实施了天津港下放地方的体制机制改革,开创了港口管理体制改革的先河,为全国港口管理体制改革积累了经验,得到了中央领导的肯定,为全国港口管理体制的改革提供了十分有益的经验。天津港的变化,让世人刮目相看。时任国务院副总理李鹏同志在1985年3月召开的港口体制改革座谈会、1986年2月的全国口岸工作会上,充分肯定了天津港管理体制下放试点的经验。1985年起,全国沿海港口参照天津港的模式分批进行体制改革,逐步形成了我国新的港口管理体制。1986年8月21日,中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同志到天津视察工作,专程来到天津港。时任局长的祝庆缘向邓小平同志汇报天津港下放以来取得的改革成果。邓小平同志听完汇报后高兴地说:“人还是这些人,地还是这块地,一改革,效益就上来了。无非是给了他们权,其中最重要的是用人权。”一席话,不仅充分肯定了天津港的工作成绩,而且深刻地揭示出改革开放是天津港发生巨变的根本原因。风雨征程路,破浪向前行。谈到如今的天津港,祝庆缘激动不已。如今的天津港已成为面向东北亚、辐射中西部的集装箱枢纽港,中国北方最大的散货主干港,规模最大开放度最高的保税港区。“天津港发展建设超出了我的想象,这里面凝聚着天津人百折不挠的精神。”祝庆缘表示。文/赵贤钰

相关新闻

津滨网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22-25204288 022-66336151 服务邮箱:jinbinwang2015@163.com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212016001 备案序号:津ICP备11000547号津公网安备 12010702000020号

儿童色情信息举报专区